• 對失獨家庭予以撫慰是全社會之責
  • 隨著第一代獨生子女父母的退休,失獨家庭的養老問題再度引發社會關注。有數據顯示,目前中國失獨家庭超過100萬個,而且每年以近10萬的速度在增加。這意味著,目前至少有200萬以上的老人在獨自承擔著失獨之痛。相對于龐大的人口基數,200多萬雖然并不顯得有多突出,但是具體的落到那些失獨者個體身上,卻是天大的事情。白發人送黑發人,除了親人的離去,還意味著他們將獨對晚年的孤凄,不能夠再像其他人那樣享受到天倫之樂。

    這與中國人的傳統也有關系。盡管實行了多年的計劃生育政策,但中國人在骨子里依然有著多子多福的觀念。人丁興旺,兒孫繞膝,這種景象一直被我們這個有著濃厚農業文明傳統的民族視為最本源的幸福之一,“無后為大”一直頑固地被很多人堅守,所以即便是在嚴格的計劃生育條件下,也有很多人冒著各種風險去超生,包括張藝謀、姜文這樣在國民面前頗有知名度的公眾人物,最低的限度,也是可以少,但不能沒有。所以失獨情況一旦發生在某個人的身上,精神上的打擊是不言而喻的。

    由此角度,失獨者與非失獨者在心理上必然存在著巨大的心理落差,所以,與其說失獨者的訴求是為了國家的行政補償,不如說是為自己所承擔的國家政策的后果,在價值上尋求一個足可以說服自己,也說服別人的理由。

    實際上,盡管很多人并不富裕,但是經濟的發展與持續的積累,使得很多失獨者并沒有達到沒有所謂的補償就活不下去的地步。況且從國家基本制度層面,已經實現了對包括失獨在內的鰥寡孤獨者的覆蓋。所以,相對于對國家補償的訴求,在精神上對失獨者給予安慰也許更為重要。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由于這一群體剛好開始進入退休階段,這意味著在一段時間內,這些失獨者會作為后來者的示范,如果他們得不到很好的照顧和撫慰,那么相關政策的合理性及權威性就會動搖,這些人也會作為政策的負面成本的承受者,顯得更為尷尬。

    所以,盡管國家目前還沒有相關法律來支撐“給予獨生子女死亡家庭國家行政補償”,但是從國家責任與義務的角度,對這一群體給予特別關照,也是應該的。新京報的社論則指出:既然有對超生家庭征收社會撫養費的懲罰性條款,那相對應的,也要針對承擔計生政策風險的失獨家庭,制定完善補償條款,如此才是體現出政策的公平與周密。而且,相對于征收社會撫養費時動輒幾萬、幾十萬的大手筆,對計劃生育特殊困難家庭每人每月扶助270元(傷殘)、340元(死亡)的水平,在目前的物價水平下,標準明顯偏低。

    還有感情方面的扶助。因為情感上的創傷,唯有情感才能解決。2001年12月出臺的《中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其中第27條規定,“獨生子女發生意外傷殘、死亡,其父母不再生育和收養子女的,地方人民政府應當給予必要的幫助。”這里的“幫助”由于沒有具體細節支撐,所以有些含糊其辭,但還是可以大做文章的,至少必要的扶助和組織是能夠到位的,這可以通過細化條例來解決,在此基礎上發動和組織社會公益等在內的各種社會正能量,與失獨家庭保持緊密的感情聯絡,問寒問暖,使他們有被關注的存在感,問題當然也就迎刃而解。

  • 專題關注度:1963人次
專題圖集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圖片
專題視頻
贊助商
分貼互動
網友留言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最多輸入300個漢字,你當前輸入的字數為:
自定模塊
專題二維碼
專題二維碼
微博互動
問卷調查
聯系方式
  • 電話:
  • 手機:
  • QQ:
  • 郵件:
  • 地址:
六合王国